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
> 走进淳安 > 政务动态 > 部门动态

我家的“人世间”故事——我的童年旅行

发布日期: 2022-06-02 15:10:32 来源:审计局 ? 点击率:
【字体: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】

那时还没有千岛湖这个名字,淳安县城也不叫千岛湖镇,叫排岭母亲是杭州知青,在杭州当医生的外婆唯一一次来排岭看她摇着头说,排岭、排岭,真的是一排排的岭,来一趟要七八个小时,路上辛苦。

我父亲是兰溪人,记得小时候去兰溪老家看爷爷奶奶,父母基本都是用“托运”的方式让我独自去的。因为当时的陆路交通不发达,先是要客船到新安江,然后再走一段路到岭后火车站乘火车才能到达。镇上仅有的一个客运码头,称其码头,其实就是一个简易的里外通的房子,里面设有一个买票窗口,几张给客人候船的长板凳。客运中心人员稀少,只有几条大的客船,分上下两层,等候调度员派遣发船。那时候的船长基本都是由能顶半边天的妇女组成,所以叫“三八红旗船”。我至今还记得船上豆腐干面的滋味,还有把我送到岭后火车站,委托列车长照顾我的春光哥哥的母亲的样子。

出了车站,我叔叔会骑着老式自行车来接我,每次都会在摊贩那里给我买零食吃。有时候会是一串新鲜的山楂,接到我后挂在我小脖子上。叔叔骑着自行车,我吃着山楂舒服地坐在自行车前档上安装的凳子里。夏日的风迎面扑来,吹起了我的头发和连衣裙的裙摆,阳光照射下的树荫在地上形成斑驳稀疏的影子,有时候的形状会像一只小狗。我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爷爷奶奶,吃到我爱吃的红烧肉和干锅鸡(都是奶奶的拿手菜),想想都开心,于是我会情不自禁地胡乱哼起歌来,引得路人纷纷侧目看我,叔叔也会边踩着车边在我身后哈哈大笑起来。

几年后,我渐渐长大,一个人出门不再需要大人陪同了。那时路也好起来了,坐大巴到杭州去看外婆需要四个小时。记得表哥买了自家的第一辆小轿车来城站接我,我伸着头还没看够杭城的街景就到表哥家了。晚上和外婆表哥一家人围着饭桌吃饭,外婆感慨道:现在国家重视交通建设,路况越来越好,淳安来去也不用再折腾好几个小时爬一排排的岭了,我也经常可以看到我的外甥女了。

那时外婆肯定没想到,也就短短几十年的时间,千岛湖的高铁站也建成通车了。从千岛湖站乘坐高铁到杭州只需1个小时,到上海也只要2个小时。交通的建设和改善,不仅仅只是缩短了时间和路程上的距离,更缩短了我们和家人朋友之间的距离。

几十年弹指一挥间,我也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一个中年人,如今去兰溪老家1个小时的自驾车就能到,只是父亲不在了,老家的长辈们也渐渐离我远去,但时光的烙印一直都会在,永远定格在我幼时的记忆里,从来不曾忘记。


分享到:
【返回顶部】
文章内容
我家的“人世间”故事——我的童年旅行
发布时间: 2022-06-02 15:10
信息来源:审计局 浏览量:

那时还没有千岛湖这个名字,淳安县城也不叫千岛湖镇,叫排岭母亲是杭州知青,在杭州当医生的外婆唯一一次来排岭看她摇着头说,排岭、排岭,真的是一排排的岭,来一趟要七八个小时,路上辛苦。

我父亲是兰溪人,记得小时候去兰溪老家看爷爷奶奶,父母基本都是用“托运”的方式让我独自去的。因为当时的陆路交通不发达,先是要客船到新安江,然后再走一段路到岭后火车站乘火车才能到达。镇上仅有的一个客运码头,称其码头,其实就是一个简易的里外通的房子,里面设有一个买票窗口,几张给客人候船的长板凳。客运中心人员稀少,只有几条大的客船,分上下两层,等候调度员派遣发船。那时候的船长基本都是由能顶半边天的妇女组成,所以叫“三八红旗船”。我至今还记得船上豆腐干面的滋味,还有把我送到岭后火车站,委托列车长照顾我的春光哥哥的母亲的样子。

出了车站,我叔叔会骑着老式自行车来接我,每次都会在摊贩那里给我买零食吃。有时候会是一串新鲜的山楂,接到我后挂在我小脖子上。叔叔骑着自行车,我吃着山楂舒服地坐在自行车前档上安装的凳子里。夏日的风迎面扑来,吹起了我的头发和连衣裙的裙摆,阳光照射下的树荫在地上形成斑驳稀疏的影子,有时候的形状会像一只小狗。我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爷爷奶奶,吃到我爱吃的红烧肉和干锅鸡(都是奶奶的拿手菜),想想都开心,于是我会情不自禁地胡乱哼起歌来,引得路人纷纷侧目看我,叔叔也会边踩着车边在我身后哈哈大笑起来。

几年后,我渐渐长大,一个人出门不再需要大人陪同了。那时路也好起来了,坐大巴到杭州去看外婆需要四个小时。记得表哥买了自家的第一辆小轿车来城站接我,我伸着头还没看够杭城的街景就到表哥家了。晚上和外婆表哥一家人围着饭桌吃饭,外婆感慨道:现在国家重视交通建设,路况越来越好,淳安来去也不用再折腾好几个小时爬一排排的岭了,我也经常可以看到我的外甥女了。

那时外婆肯定没想到,也就短短几十年的时间,千岛湖的高铁站也建成通车了。从千岛湖站乘坐高铁到杭州只需1个小时,到上海也只要2个小时。交通的建设和改善,不仅仅只是缩短了时间和路程上的距离,更缩短了我们和家人朋友之间的距离。

几十年弹指一挥间,我也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一个中年人,如今去兰溪老家1个小时的自驾车就能到,只是父亲不在了,老家的长辈们也渐渐离我远去,但时光的烙印一直都会在,永远定格在我幼时的记忆里,从来不曾忘记。


杏盛